男子被高空坠物砸成残疾 未找齐150家被告无法索赔

今年26岁的陈涛,是两年前成都锦阳商厦一起高空坠物伤人事件的受害者。通常情况下,如果没能找到侵权方,曾引发广泛关注的“高空坠物连坐”条款将有助于他起诉维权。但这一法条对他来说,却像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——因为杯子掉下来的地方是在全国知名的商业繁华区,顾客、商家的流动性都非常大,按照法条,他要起诉的被告——“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者”——包括事发时整栋锦阳商厦的所有公司、商户,甚至附近另一栋大厦的业主,总共超过150个。

他和律师、法院用了两年时间,至今仍无法将被告确定下来。

杯具

如果不是那个从天而降的瓷杯,陈涛这位“路人甲”可能依然健健康康,已经和女友组成幸福家庭。

13日下午,成都太升南路与提督街的路口,人来人往,手机专卖店的店员们仍在大声地叫卖。

两年前的“杯具”一幕就发生在这里。2011年8月15日,陈涛骑车载着女友小覃,去太升南路选一个手机,作为送给小覃的礼物。这对已经相恋3年的情侣,正计划着年底回家见父母,然后结婚。

意外就在此时发生。“就像被车撞了一下,我倒下后看见的全是红色,然后就不清醒了。”一个瓷杯从天而降,砸在了陈涛的头上。现场很乱,有人报了警,小覃在路人的帮助下将陈涛送进了医院。但没有人发现究竟是谁丢的杯子。

当天晚上,陈涛接受了第一次开颅手术。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半个月后,他得到两个消息:一个是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,另一个是他因为左顶骨粉碎性、凹陷性、开放性骨折,头部遭受重创,他的右半身很可能永久性瘫痪。

刚醒过来的一段时间里,陈涛的右半身每隔几小时就会失去控制,剧烈抽搐。医生告诉他,这是创伤性癫痫,很可能伴随他一生。

在医院住了3个多月,陈涛出院了。但癫痫不时发作,随时都要有人陪伴,每隔8小时,就要服用对肝脏有严重损伤的抗癫痫药物。为了给陈涛治病,家里已经欠下了十几万元的外债。唯一让他欣慰的是,女友一直不离不弃,陪在他的身边。

难题

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“杯具”的不仅仅是杯子砸头留下的后遗症,还有寻找150个被告的漫长维权之路。

此时,《侵权责任法》已经实施了一年多,其中第87条,也就是著名的“高空坠物连坐”条款规定: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,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,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,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。

两名律师请来了公证人,根据锦阳商厦的楼层信息牌,先期将没被大厦广告牌遮挡的6层以上的30多家公司和个体商户列为被告,开始准备起诉书。陈涛提出的赔偿金额,总计30多万。

可是更大的困难接踵而至,法院送传票到大厦时,发现锦阳商厦6楼以上的商户和公司,远不止30多家,而是150家。

“我们采取了最费力但最直接的方法。”两名律师和陈涛决定,将这些商户一家一家地找出来。

到了去年底,确定的被告名单拉长到了125家,可是离全部找齐依然遥远。

被损坏的健康、窘迫的经济、艰难的爱情、漫长的诉讼,陈涛几乎要崩溃:“我不知道,这件事到哪里是个头?”

150个被告国内罕见,索赔或比开庭更难。陈涛担心,就算一切顺利开庭,并且他最终胜诉,但要名单里的150多个被告全部赔钱,可能还要经历更大的波折。

据《华西都市报》